生命的奥秘B(灵魂的台阶7)(2011-02-21 16:20:33)
  “再看这个,人们花了36年时间寻找跟白内障相关的基因,华大跟中山大学眼科医院在200个健康人、36个病人身上测试,找到了那个基因突变点。也就是说,在这个点上,200个健康人都没有变化,36个白内障病人都有变化。当然,试验的量还不够多,我们在积累样本。如果能找到导致白内障的基因,发现携带这种基因的孩子,就赶紧给他戴上抗紫外线的眼镜,及早预防。到七十八十岁,他还可以拥有一双健康的眼睛。甚至,我们还可以从中找到白内障的治疗方案。

  “去年在那曲、拉萨等地作藏族人的体格检查,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藏族同胞没有骨质疏松的,年纪很大了,还是挺着腰板。蒙古族同胞也没有骨质疏松的,但汉族人就比较常见。为什么?有人说是因为日照。刚才华仔在那儿喊,‘晒太阳接受紫外线,增强骨质!’拉萨一年日照是3 000多小时,云南接近2 800多小时,我们在云南的汉族人群也作过检查,55岁以后骨质疏松就非常厉害,我们到现在都没找出原因——但我要告诉华仔,至少这组数据显示:和光照没关系。

  “大家看这张图表,在中国各民族中,汉族人的生活习惯是最不好的,所有指标都最差,藏族和蒙古族是最好的。

  花雕:“这几个指标分别代表什么?”

  汪建:“胆固醇高,肝油三脂高,血糖高,血压高,骨质疏松,你看比例,汉族人都在百分之十几、二十以上,藏族和蒙古族不到百分之十。当然,对比现在和20世纪90年代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在拉萨、日喀则作的高血压调查数据,发病率翻了一番。说明藏族也有同样的趋势,随着生活水平提高,身体指标下降——现代病嘛!

  “基因和生活方式也密切相关。现在全世界公认吸烟成瘾的基因点有16个,一般认为有超过6个点,戒烟就非常困难。超过9个点,戒烟就没希望了。我们黄种人到底有多少个点?杨焕明院士正做这个课题。目前来看,人的酒量大小、能不能消化牛奶,都是基因决定的。”

  “当然,决定人格的因素,基因是一半,环境是一半。我们来看自杀死亡率,世界卫生组织2005年公布数据,最高的是中国,第二是俄罗斯,接下来是印度、巴西,都是经济急速发展的国家。有的非洲人民靠吃香蕉维生,还没解决温饱,却很少有自杀问题。所以光强调基因不行,光强调环境也不行,还是要讲人与自然的和谐。

  “1993年,美国政府批准一批基因诊断项目在临床运用,到2007年这个数字持续增长,累积有2 000多项,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的情况呢?2007年6月份,国家卫生部公布了24项,是美国佬的1%,也就是说,我们治疗99%的病都是靠猜。”

  花雕:“登完山,我得赶紧请汪老师抽血查一查,哪个基因有问题,哪个基因没问题。”

  王石:“能不能把不好的基因改了、掐了?”

  汪建:“一旦精子和卵子结合,基因就定下来了,开始长皮肤,长头发。要改只能改下一代,拿一个好的基因,打进去进行干扰。”

  花雕:“要是知道我的基因有问题,可以改我儿子的吗?”

  汪建:“有没有问题只能在试管里诊断。至于改变基因,现在还存在伦理问题。比如,搞克隆是不能用人类作实验的。2000年前后,美英日德法中俄签了一份公约,禁止克隆人类的实验。现在有100多个国家加入这个公约,但是老挝还没签,到那儿去干还可以。为什么要禁止?理由是这牵涉到人类的伦理问题,人类是有性繁殖的,你非得来个无性繁殖,还要改良基因,弄出十个姚明来,这篮球没法打了!

  “不过也有一些人把体细胞存起来,低温冷冻。现在不让克隆,或许20年、50年后法律会放开呢?那时候再拿出来用嘛。有一种应用是现在没争议的:小孩子存脐带血,以备万一治病用。大人其实也可以存点骨髓细胞,等到自己六七十岁,出现这样那样的毛病,找别人的骨髓可能配型配不着,就拿出自己的来复制。”

  王石:“这个倒可以考虑,治病救人嘛。”

  花雕:“我在超市看到有的食品——比如说大豆,写的‘非转基因大豆’,这是什么意思?”

  王石:“唔,我插播一个小故事吧!三个月前,我邀请几位科学家、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去广西崇左走访潘文石教授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基地,其中有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陈章良,还有咱们汪老师,正吃饭,高高兴兴的,结果发现座位上有位绿色和平组织的小女孩。说起绿色和平组织,陈主席和汪老师那个气不打一处来,一顿狠斗猛批,狂风暴雨,最后小女孩都吓哭了。

  “怎么回事呢?绿色和平组织不提倡搞转基因,向中国政府呼吁,政府就禁止搞了。转基因食品会出什么问题呢?现在不知道,所以不允许转基因。结果呢?我们种的大豆不是转基因的,但我们大量进口转基因的大豆。我们现在吃的木瓜,很好吃吧?全是转基因的。因为中国的木瓜有一种病,产量上不去,而且没法根治,现在绝大多数是进口的转基因木瓜。中国人口多,要解决吃饭问题,发展转基因食品恐怕还是很难避免的趋势。”

  大家热烈讨论,争论,直到晚上11点才进帐休息。

  高原夜晚气候凉爽,非常适宜睡眠。但头脑兴奋,钻进睡袋久久不能入睡。

  生命就是基因的传承?

  人对自己的命运有无穷好奇和期盼。在过去,人们求助于星相、面相、求卦、算八字、看水晶球,甚至观察乌龟壳的裂纹和咖啡泡沫随机形成的图案——相信科学的人对宿命论嗤之以鼻,但基因科学却告诉我们,基因和遗传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们的命运!这会不会又是一种宿命论呢?

  我想起一本科普读物上写的,当人们发现原子这种物质后,惊讶地想到:既然世界是由原子组成的,如果我们能测出所有原子目前的位置和运动状态,就可以计算出未来世界的样子。也就是说,理论上,未来是可以准确地预测的!当然,后来科学家又否定了这种想法:因为这些微粒的方位和运动状态是“测不准”的。

  人对知晓未来的渴望,根源于对生的热爱,以及对死的恐惧。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从生物学上来讲,完成传宗接代,躯体本身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犹如顽强的鲑鱼群,在溯溪而上生产鱼卵后,最后选择集体死亡。人们往往认为DNA是人用来完成遗传的一种工具,但换一个视角看:人生只有短短百年,但DNA却可以存在上万年。从逻辑上讲,究竟DNA是人用来完成遗传的工具呢,还是人体是DNA用来完成自身复制的工具呢?——就像鲜艳的花朵只是花粉用来吸引昆虫的媒介,甜蜜的果实只是果核用来吸引鸟兽的媒介,一切仅仅为了复制和繁殖?

  如果人并非工具,生命的意义又何在?

  相比于其他动物,人类的特殊之处在于,我们不仅具有意识,还具有自我意识。人一直试图创造生命的意义,而且不停追问生命的意义何在。不管是看天吃饭的农夫,还是锦衣玉食的贵族,都会追问自己的人生。物质生活越丰富,工作形态越超脱,事业成就越大,社会影响力越大,对这个问题的焦虑就越强烈。

 
Copyright ©     www.TimeDoc.tv    All Rights Reserved
时代纪录 版权所有
591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