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奥秘A(灵魂的台阶之6)(2011-02-21 16:26:25)
    下午5点钟,太阳高悬,希夏邦马峰大本营暖洋洋的。

  河边散步。

  河床很宽,冰冷的河水显得浑浊,分散成多股水流,冲刷鹅卵石滩,哗啦啦向东流淌,寻找归宿。

  河的对面是逐渐升高的碎石坡地。老王同队友们蹦跳着过了河,不经意发现田老师一个人在河滩上低头寻觅着什么。

  返回河滩,田老师向我展示一块鹅卵石:“你看,这块石头的表面,像不像一幅世界地图?哎哟,这里石头上的图案太丰富了!王总,喜欢这个?……”老王端详鹅卵石上形成的图案,“嘿嘿,给我吧。”我没有收集奇石的爱好,但登山、徒步、旅行途中,会拾一块石子作纪念。

  晚上,汪老师上第二课:基因与健康。

  汪建:“什么叫生命?生命就是基因的传承。”

  “有的人是单眼皮,有的人是双眼皮,有的人大拇指可以深深地向后弓弯,有的人舌头左右可以卷起成书卷状,这些都是由基因遗传决定的。一对父母,生下异卵双生的双胞胎,皮肤可以是一白一黑,基因上却只有千分之一的差别。猴子跟人的基因差别是1。5%,熊猫跟人呢?华大研究院最近刚刚把大熊猫基因的测序做完,大约也有30亿对碱基,与人有60%~70%的相似性。

  “这两张图,一张是SARS病毒的基因,一张是人的基因。SARS病毒有3。2万个符号,人有30亿对也就是60亿个符号。但组成3。2万个符号和60亿个符号的元素有什么不一样呢?没有不同,都是碱基。人的基因跟SARS病毒、牦牛、羊的基因就像不同的曲子,旋律和节奏不一样,但组成曲谱的音符是一样的。

  “碱基‘音符’有四种:ATGC,腺嘌呤(A)、胸腺嘧啶(T)、鸟嘌呤(G)和胞嘧啶(C),它们排列而成的乐谱密码,可以一分为二,复制遗传,基因决定论的原理说简单就这么简单。

  “基因携带有生命的秘密。安第斯山脉上的秘鲁人、阿根廷人携氧能力比我们强,为什么?这个问题我们暂时还回答不了,但正努力在基因中寻找答案。在高原医学领域,西藏、青海地方和部队都在作相关的研究,主要是针对有常住人群的海拔4 700米以下区域,华大则定位于海拔5 500米以上的极高海拔相关研究。

  “高原病有几个重要原因,一是缺氧,这大家都知道,二是寒冷,三是干燥,四是辐射,五是人的心理变化。海拔高度和人体血氧饱和度是线性关系,随着海拔升高,血氧含量降低。昨天小吕说,他连续两天血氧饱和度低于50,这种情况下肌体的损伤是难以恢复的。

  “前年青藏铁路通车,我们坐火车到拉萨,沿路测量:空气中氧的正常含量是21%,青藏铁路的火车车厢里是22%,比平原上还高了一个百分点。但是随着海拔增加,人的血氧饱和度还是降低了,说明什么呢?说明这是气压低造成的。

  “有的人在高海拔地区吸再多氧也不管用,为什么?因为他的身体对气压变化特别敏感,氧气进了鼻子却进不到肺里面,无法和血液交换氧分,或者交换率比较低。还有一种情况是肺水肿:2005年在珠峰大本营,两位山友得高山病,通宵给氧,血氧饱和度保持在25一动不动,就是因为得了肺水肿,只能下撤,或者使用增压仓。当时我带了一个美国陆军用的加压面罩,高科技玩意儿,没完全弄明白用法,被王勇峰讽刺了一顿。后来再拿到人民医院,抢救病人时用上了,没一会儿工夫血氧饱和度就上到98。

  “根据我们攀登卓奥友过程中的取样看,当血氧饱和度低的时候,心脏的功能一定是不好的。情况最好的是尼玛校长,心脏搏动一次输出108毫升,像我们这样的菜鸟就是60、70毫升。而尼玛校长的心脏输出阻力也不一样,比我们要低20个百分点。阻力低,能耗就低,登山时感觉就相对轻松。

  “心脏输出量本来是这么大,血管收缩,管道变小了,能耗就特别大。刚开始人还可以靠意志坚强死扛着,走着走着不行了,会出现渗透现象——血浆渗到肺泡里面。本来是交换氧气的地方,有了水,就变成煮稀饭的锅一样,给它氧气,它也交换不了。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治疗肺水肿,费用低于两百块钱,保证三天出院,基本上不会导致死亡。一旦肺里面有了水,抵抗力又弱,很容易变成一个细菌培养机,演变成肺炎,麻烦就大了。

  “为了经常上高原作研究,我们买了一套适应装备,连着一个面罩,打进氮气,模拟不同海拔高度的空气环境。比如要来拉萨作实验,出发前作三次适应训练,把海拔提到5 000米,然后踩十分钟自行车。到了西藏,可以直接上唐古拉山做实验,人好好的。现在我觉得自己有点牛了,就不再用这个仪器,这次来到海拔5 000米,还是有高山反应!

  “人的健康可以分五种状态:健康、亚健康、早期病症、疾病和病愈。现代医学是在人得疾病之后才介入,未来通过基因科学,我们有希望把医疗环节前移,让更多的人从亚健康状态回到健康状态,以预测预防为主,这是目前华大正在做的课题之一。

  “登山运动、足球运动、潜水运动都有猝死现象,为什么?比较常见的原因是长QT综合征:临床体表心电图QT间期明显延长。一般情况下,来一个脉冲,心脏就跳一下,脉冲来的时间稍一延长,心脏就停止跳动,这是基因上出了问题。作常规检查是查不出来的,一旦发作,却能致命。”

  华仔:“这岂不是说,人刚刚生下来,就能知道他以后是怎么死的?”

  汪建:“有一个大概的概率。要是心脏一点毛病都没有,当然就不会因此猝死。我们发现,有7个基因的变化跟心脏源猝死有99%的相关性,目前这是非常可靠的结论。”

  华仔:“提前体检可以查出这个吗?”

  老王插嘴:“我们的常规体检没这个项目。”

  华仔:“如果有预防,这也不干,那也不干,是不是就不会死?”

  汪建:“人群中有1%的人会心率失常,其中这么跳一下缓不过来的是4%。1%的人中有4%的可能猝死,那就是万分之四的概率。算到一个人头上,万分之四就是个小概率事件。怎么看待小概率事件,是你自己的哲学问题。”

  汪建继续讲课:“从1976年开始,美国人民的心脑血管死亡率每年降一个百分点,连续32年。中国从改革开放经济好转的1985年开始,心脑血管死亡率每年上升一个百分点。欧美国家的死亡率逐步下降,中国的死亡率逐步上升。”

  花雕:“这数据太吓人了!是为什么呢?”

 
Copyright ©     www.TimeDoc.tv    All Rights Reserved
时代纪录 版权所有
582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