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眼中的女性(灵魂台阶之8)(2011-02-22 11:11:03)
    9月17日,醒来,耳边是河水流淌声,鸟鸣声。身置何处?

  钻出帐篷。阳光明媚,营地镀上一层迷人的金色。队友们还没起床。“喂!起床啦!华仔!老汪!小吕!洪海!田老师!……”

  同伴陆陆续续钻出帐篷,最后一个是王静,唯一的女性队员,从赭红色帐篷探出头,眯着眼:“早就醒了,睡在自己参与设计制作的帐篷里,感觉特别亲切啊。本来也知道该起床,赖着赖着又困了……”

  王静来自北京。她和丈夫盛发强创立的“探路者”是中国户外运动服装的领先品牌。在登山圈,大家都习惯称呼她的网名“飞雪”。

  说到女性登山运动员,广为中国人所知的是第一个登上珠峰的田部井淳子、第一个从北坡登上珠峰的潘多,两次登顶珠峰的桂桑等等。近年我国还有梁群、王秋杨、罗丽莉等女性业余登山运动员先后登上珠峰。

  不过说到国际登山界中真正的女子高手,要数波兰人旺达 o卢切薇兹。她是第三位登上珠峰的女性,也是第一位登顶乔戈里峰的女性,并且完成了8座8 000米山峰的攀登,其中卓奥友峰和安纳布尔纳I峰都是单人完成,一般公认她是20世纪最伟大的女子登山家。1992年,她失踪于干城章嘉峰8 200米处——这使女性完成“14座”的时间整整延后了十多年。

  1988年,新西兰人莱 o布拉迪成为首位无氧登顶珠峰的女子运动员。此后,新一代顶尖女登山家多热衷采用无氧方式攀登,其中佼佼者有第六位登顶并且是无氧登顶乔戈里峰的西班牙女性Edurne Pasabán,实现人类第一次翻越希夏邦马峰(无氧阿尔卑斯方式)的奥地利人Gerlinde Kaltenbrunner和20天内连续登顶加舒布鲁木I、加舒尔布鲁木Ⅱ、布洛阿特三座8 000米山峰的意大利人Nives Meroi。

  到撰写本书时,全世界共有25位登山家完成了“14座”(包括三位中国登山家边巴扎西、次仁多吉和洛则),这其中也已经有两位女性:韩国的吴银善(有争议)和西班牙的Edurne Pasabán。

  活泼的女队员,无疑是雪山里的一道风景,但老王对女队友一直比较排斥,原因无外乎女队员相对娇气、任性,说小了是麻烦多,说大了是会增加整个队伍登山的风险。

  是经验之谈,还是偏见?

  《旧约》中说,神看到亚当孤独,就抽取他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夏娃。

  犹太释经著作《大创世记》中,推测神为什么是选用了肋骨——不能是头,那样女人会太骄傲;不能是眼,那样她会过于好奇;不能是耳或嘴,那样她会多嘴多舌;不能是心,那样她会多疑善妒;不能是手,那样她会索取无度;也不能是脚,那样她会游荡成性难于管束。思来想去,肋骨最好,隐藏不露,符合女子的美德。

  2000年10月,我在西藏青浦山飞伞,试图降落在桑耶寺上首一个尼姑庙旁,忽略了高原空气稀薄的因素,导致滑翔伞失速,人离地面七八米左右像个秤砣摔下来,当场晕菜。结果摔断了两根肋骨,右肩胛骨折加牵拉性肌肉损伤。2009年5月,北京乔波滑雪场跳包,又两根肋骨骨折。第二天参加一个项目开幕式,更担心的是破相的尴尬,戴上了墨镜。

  从解剖上看,人体左右肋骨各十二条,合而构成胸廓,去掉一两根肋骨并无大碍。但女人为男人肋骨所造的说法,却成为女性品质恶劣于男性的最根本依据。

  《大创世记》最后又说,神的考量通通落空了,他不愿女人有的品质,她无一不有——嘿嘿,这是调侃女人并非完美呢,还是曲折地调侃神并非全能?

  《旧约》中,夏娃“尤其恶劣”的是摘下伊甸园里的果子来吃,又让亚当也吃了,而上帝曾警告“如果吃了树上的果子,眼睛就会变得明亮,便能分辨善恶”,于是他们被逐出伊甸园——夏娃又成了罪魁。

  如果再给人类一次机会,应该选择吃果子,还是选择眼睛不明亮、不能分辨善恶、没有智慧、无忧无虑地在伊甸园里生活?伊甸园里无知无识的快乐,是不是一种真实的快乐?自己不知道的幸福,是不是一种真实的幸福呢?

  在这个《旧约》故事中,女性的形象是勇敢、明智的,考虑不周的反而是神吧?

  上午适应性训练,徒步行走。

  蓝天白云之下,沿着雪水汇成的小河徒步前行。河床铺满了大块鹅卵石,华大基因的陈芳找到一块石头,表面纹路看起来像是汉字的“佛”字,如获至宝。

  队伍越过河水,我和华仔、王静一组,走上渐次抬高的缓坡。

  雪山晶莹,蓝天白云,阳光温和,远处的蓝色湖水似光滑柔软的绸面。

  心情舒畅,华仔乘兴跳起霹雳舞,走起太空步。应大伙儿要求,王静唱了一段自己作词的歌曲《希望还在》。一路欢笑,队友们心情和身体状态非常好。

  回营的路上,因为路线选择错误,队员们被迫脱鞋蹚过冰冷的河水。

  突然乌云密布,骤降冰雹,转瞬又恢复阳光灿烂。

  路上依然欢歌,打趣,嬉闹。

  山友居士从背包里拿出一面旗帜展开,噢,原来是深登协的旗帜。居士是现任深圳登山户外运动协会主席,热情,细致,正直,在深圳山友圈中很有威信。

  “王总,看看这是什么?”居士又拿出一面旗帜,冲我展开,嘿!他还替我带来了万科的旗帜,真是有心人。感谢!

  返回营地,见到帐篷区一侧或站或卧着一群牦牛,很是壮观。这是驮运登山队物资装备的牦牛队抵达了营地。

  夜深人静,在叮当叮当的牛铃声中入睡……

 
Copyright ©     www.TimeDoc.tv    All Rights Reserved
时代纪录 版权所有
584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