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本身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灵魂台阶之10)(2011-02-28 09:39:00)

中国特色的科研之路(1)

    9月19日,晴,下午转阴,风夹裹小雪。 

    清晨醒来,听到帐篷外有“咕咕咕”的叫声,嗯?雪鸡妈妈领着小雪鸡到营地来觅食呢!

    ABC一侧是冰川融化而成的冰湖。

    汪建:“近年科学家开始关注一个新问题:十万年前或者几十万年前,可能有一些恶性传染病流行。当冰河期到来,病毒就被冰封保存。全球变暖之后,它们很可能会被释放出来,而今天的人类对这些疾病一点准备和防疫能力都没有,很可能面临一场大灾难。现在,越来越多科学家开始关注这种灾难的可能性,试图通过对地下深层冰或土壤样本的分析,寻找预防和应对方案……”

    汪建把老王等人拉出营地,兴致勃勃地,又要普及什么新奇的研究呢?哦,一处薄冰覆盖的水洼里,发现了一种水藻。旁边冰冷的岩石上,也有生命繁衍――似乎是一种苔藓。耐寒、耐缺氧、耐低气压的生物!

岩石上生长着的苔藓,靠什么做营养呢?不能仅仅是空气吧?叫不上名字的红色苔藓,猜测是生存在富含硫的环境中,黑色的一种呢?

    高原的简单生命,顽强生存。

    汪建跟身边的金飞豹解释:“你们腾冲地热温泉里有一种嗜热菌,八年前,我跑那儿去,在86摄氏度的水里捞出来一把研究,发表了一篇文章。”

    老王:“你们就弄了两勺,然后什么都不管了?”

    汪建:“是啊!完了再一看,美国人也作了同样的研究,申请了专利。高温环境中找到的嗜热菌,用于工业化生产。在波士顿,靠这种细菌办了个公司,不得了……。看到这个,我们肠子都悔青了。嘿嘿。所以我昨天特意拉上洪海过来找找,会不会有特别适合低温环境生存的生物呢?我记得昨天看到一块颜色特别绿的东西。洪海,是在那边吗?”

    洪海手指眼前:“对,就在那儿。”

    绿色苔藓被包裹在冰里,汪建把苔藓连冰块敲出来:“你们看这种苔藓的生存环境,从晚上到中午,至少有16~18个小时是在零度以下。现在是12点,地上还有冰,等冰化开,大约是一两点,到傍晚七八点又冻上了,但它还是活得这么顽强。这其中一定有代谢上的特殊性――我猜可能是某种酶的作用。如果能找出这种基因,运用到化工上,就可能造出耐寒性强的材料来。”

    小心地将冰块敲开,取出里面的绿色苔藓……

    策划师金飞豹搓搓手:“照这道理,我看是用来制成抗冻伤药品的材料!”

    汪建:“那不好说。反正就像它这样的,基因图谱也就是200~300万个碱基,以华大现在的能力,要测序出来并不是很难。”

   “测序”是汪建三句话不离的本行。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的大楼,测序中心密密麻麻的电脑排成庞大矩阵,每天开动,上千位科研人员忙忙碌碌――眼前一幕既像一家科研机构,又多多少少有点劳动密集型工厂的味道。1%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水稻、家猪、家鸡、家蚕基因组……在基因测序方面,华大取得的成绩斐然。

2002年,华大独立完成了超级杂交水稻父本籼稻“9311”基因组的工作框架图,这是继人类基因组之后完成测定的最大基因组,也是迄今测定的最大植物基因组。《科学》杂志曾用14页篇幅介绍这项成果。

籼稻是世界上种植面积最广的水稻品种。袁隆平院士研究试验得到的超级杂交品种“中国杂交水稻”,单产量比其他水稻品种高20%~30%,所使用的母本是籼稻、粳稻、爪哇稻杂交而得的“野生杂交稻”,其父本即“籼稻9311”。在这次测序中,华大改进工艺,所采用的“霰弹枪法”成本只相当于国外同行的1%,并使我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具有全面测定和分析大型全基因组能力的国家――这以后汪建有胆气拍胸脯,宣称华大是“世界第二,亚洲第一”。

 
Copyright ©     www.TimeDoc.tv    All Rights Reserved
时代纪录 版权所有
5980265